13文學 > 被狗皇帝抄家后,我搬空了整個國庫 > 第764章 事情太過離譜

林雪竹的話,平平常常,但就是讓慶國公夫人心里一暖。

旁人都道她的兒子是個癡傻的,皇后卻說,她的兒子只是有自己的不一樣。

這么多年了,慶國公夫人只因別人的指指點點而流過淚,卻從沒有因為別人的安慰而紅過眼眶。

這會,她的眼眶紅了,只強撐著沒讓眼淚掉下來罷了。

林雪竹的目光卻從剛剛笑得最大聲的幾個人面上掃過,神色轉冷。

她語氣依然平和,說道:“本宮有一事不明,難得今天與眾位朝中肱骨齊聚一堂,便借著這個機會請教各位。各位認為,什么樣的國家才是一個好的國家呢?”

此話一出,在座的各位都覺得,皇后提了個假大空的問題。

這是希望他們對當今皇帝歌功頌德,還是沒話找話,試圖緩解慶國公一家的尷尬?

心里想著,便有人開始發表見解。

有的說政治清明,有的說國泰民安,有的說君臣相宜,有的說邊關安定。

還有的,比較露骨一點,干脆說現在的國家就是一個好的國家。

元修聽著眾人七嘴八舌,心中甚至泛不起一絲波瀾。

他深知林雪竹是有目的的,便在眾人都發表完見解之后,提了一句,“皇后認為呢?”

林雪竹扭頭,對著他淺淺一笑,眼神仿佛在說:夫君懂我。

然后便開口道:“妾身認為,一個好的國家,最重要的標志就是包容。”

“哦?此話怎講?”元修又問。

這夫妻倆的舉動,在場的家眷們不甚熟悉,但朝臣們卻是嗅出了一絲味道。

帝后一唱一和,這是又配合起來,演上了?

果然,就聽林雪竹道:“包容每一個臣民,讓各式各樣的人,都能在這個國家找到自己的活法。不必畏懼他人的目光,不必有所顧慮,活得心安理得。妾身認為,這才是一個好的國家。因為若要做到這樣,就需要這個國家里的所有人,都把素質提高起來。每個人的素質都提高了,這個國家能不好嗎?”

話音落地,在座眾人都聽明白了,皇后這是在說他們沒素質呢。

雖然沒有點名道姓,但在這種場合,被皇后親自上陣給搶白了,面子上還是過不去的。

尤其是剛才笑得最大聲的那幾個人,更是如坐針氈、如芒在背、如鯁在喉,跟被人戳著鼻子罵的感覺沒什么區別。

壽宴的氣氛,頓時壓抑到了極點,但卻沒人敢表現出任何情緒。

就在大家都很難受的時候,元修再次開口,“皇后的觀點,朕聽得耳目一新,細細思來,確有道理。民不強,國何以強?整個國家的素質,還得大家一起努力啊!”

他這話不說還好,說了,在場的大多數人更是無地自容了。

得,現在皇上也覺得他們沒素質了。

這夫妻倆配合的當真默契。

林雪竹與元修相視而笑,轉過臉時,笑意便收了起來。

雖則面色溫和,波瀾不驚,但就是讓人看著,覺得她有些嚴厲。

安國公放在膝頭的手,忍不住握緊了些。

剛剛他還欣喜于帝后給了他天大的面子,現在這面子就被帝后無情掃落了。

他也搞不清楚,帝后究竟是來賀壽的,還是來砸場子的。

果然帝后的心思,誰也揣摩不出來。

就在他滿心焦急的時候,林雪竹又開口了,“剛剛本宮與眾位探討了困擾已久的心事,眾位的回答,亦給了本宮很大啟發。今日到底是為舅爺爺賀壽而來,還是請舅爺爺說幾句吧。”

眾人:人你是罵完了,現在說啟發,誰信啊!

安國公卻怕再生事端,連忙起身說了幾句感謝帝后,感謝眾位的話。

就在他遣詞造句,腦筋急轉的時候,就聽屋外,傳來了小廝刻意壓低的喊叫聲,“大公子,你慢點,別跑啊。”

室內安靜,除了安國公老邁的話音,就沒有別的聲音了。

因此,即便屋外小廝壓低了聲音,在座的眾人還是聽見了叫喊聲。

這時,房門被人大力撞開了。

慶國公嫡子出現在門口,眼睛向席位上搜尋了一圈,顯是離開之后,回來找不到自己的座位了。

然后,他的目光就停留在林雪竹的金色步搖上了。

慶國公夫人預感不好,也顧不上體面了,起身就要把兒子攔下來。

然而,她終究是慢了一步。

慶國公嫡子在撞翻了幾個賓客之后,直直向林雪竹跑了過去,伸手就要抓她頭上的金步搖。

眾人齊齊驚呼出聲。

驚駕,這是驚駕啊!

不對,說好聽點是驚駕,說嚴重點,安個刺殺之名也不在話下。

慶國公嫡子危!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慶國公嫡子伸向林雪竹的手頓在了空中。

元修抓著他的胳膊,手上并沒有用太大的力氣,卻穩穩當當把他鉗制住了。

所有人都嚇傻了。

慶國公嫡子并不理解面前這人是至高無上的皇帝,一邊掙扎,一邊又看見林雪竹衣服上的金色刺繡花紋。

于是伸出另一只手,往林雪竹的胸口抓去……

這下子,眾人的驚呼都要變成驚叫了。

而且因為事情太過離譜,所有人都傻在了原地,竟然不知道要上去阻止。

接著,他們就看見皇后也伸出了手,把慶國公嫡子的另一只胳膊也抓住了。

帝后一左一右,抓著慶國公嫡子的兩只胳膊,慶國公嫡子兩只手的手指還張著,活像個被人拎起來的螃蟹。

慶國公夫人到底是親娘,作為最了解兒子的人,她第一個就跑過來,把慶國公嫡子拉開了。

慶國公嫡子別人的話不一定聽得懂,親娘的話卻是聽的。

見親娘厲聲呵斥自己,立馬就縮了脖子,站在一邊不吭聲了。

慶國公夫人撲通一聲就跪下了,絲毫也沒有收著力氣。

膝蓋觸地,頓時傳來一陣鉆心的疼痛,她卻絲毫也不敢表現出來。

“妾身請皇上皇后責罰。”她心里比她的膝蓋還要疼。

皇后是多么好的人啊,不僅溫聲出言寬慰她,還責備了嘲笑她兒子的人。

她有多么感謝皇后,就有多么懊悔自己的兒子沖撞了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