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文學 > 監國太子 > 第2891章 京城坐天子位的,還是李家
第2891章京城坐天子位的,還是李家
老者聞言,夾雜著一半白的眉毛抖了抖,手點中年男人,道:“還是小家子氣。”
“那些銀子,是為了給百姓賑災用的么?是用來表達態度的。”
中年男人不服氣道:“這道理兒子自然知道,但我孔府傳承千年,何須向朝廷示好?哪一朝的開國皇帝建國之后不先封我們孔家一個衍圣公,又有哪里一個皇帝登基之后不先發詔給我們孔家褒獎?我們何須做那溜須拍馬之事,平白折了讀書人的傲氣。”
老者懶散道:“讀書人的傲氣?什么傲氣?那叫酸腐氣!孔家如何,衍圣公如何,那是祖宗的福蔭!孔府的衍圣公為什么能傳承千年而不丟?是因為孔府代代都銘記,這個衍圣公的爵,皇家不是拿來給孔府的,而是給天下人看的,要真把這個衍圣公當回事,孔府早滅了幾百年了,你這般狂傲的性子,怕是未來也會給孔府帶來災禍。”
中年男人沒想到老頭子居然一句話把事情說得這么嚴重,面紅耳赤的他吭哧了一會,憋悶道:“父親!我知曉你的良苦用心,但眼下時局動蕩,皇上都多少日子沒出現過了?國政由太子監管,短時日尚可,可時間一長,任誰都要生出狐疑的心思來,皇上便是龍體抱恙,可也總該出來見見大臣們,讓天下人安心,現在這情況,他在不在都還兩說,天下又處處是災禍,前些日子與遼敵一戰,戰事也才剛剛平息,雖然說是打贏了,但眼下也什么好處都見不到,無非就是鞏固了太子自己的文治武功,這更揭露了他想要登基穿龍袍的野心,天底下的那些藩王們,可都一個個虎視眈眈呢!”
說著,中年男人蹲到了老者面前,凝重道:“父親,這是亂世即將到來之象,這種敏感的時刻,我們不應當有這么明顯的舉動,否則豈非違背了不涉政事的祖訓?”
老者平靜地看著中年男人,等他說完之后又沉默了片刻,才道:“這才是你真正想說的吧?”
中年男人眼神不由自主地瞥向別處。
“而且只是一半。”
老者的目光仿佛能洞察人心,他能輕而易舉地看到中年男子內心所有的秘密。
“是有人與你聯系過了?”
聽到這話,中年男人渾身一緊,立刻搖頭否認道:“父親明察,兒子絕對沒有與任何人有勾結。”
輕笑一聲,老者的笑聲平淡,聽不出喜怒哀樂,更看不出他信了中年男人的話沒有。
“你以為孔府安身立命的根本,是因為不干涉政事嗎?孔府傳承千年,樹欲靜而風不止,哪個氏族門閥,能與政事徹底分離?真有那一天,也就是這個姓氏滅亡的那一天,而孔府安身立命的根本,從來不是因為不干涉政事,而是明白誰,才是孔府值得依靠的。”
老者抬手拍了拍身前中年男人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亂世將來,可畢竟還未來,京城坐天子位的,還是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