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文學 > 天下長寧 > 第一百八十章來點野方子吧

兩天之后。

一輛馬車在城里最有名的綢緞鋪子門口停下來,這鋪子名為周記,雖然在郡城開店的時間不算特別長,也只兩三年而已,但因為貨品齊全且價格公道所以生意極好。

孫府丞的夫人從馬車上下來,才到門口,小二就一臉笑意的跑過來,微微彎著腰把孫夫人引領進門,一邊走一邊殷勤的說著新來了什么貨色,詳盡周到。

孫夫人身邊跟著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小丫鬟,到門口的時候就主動停下來等著,顯然早已有了這樣規矩,孫夫人進去挑選絲品的時候丫鬟不能跟著。

孫夫人沒有在前邊鋪子里過多停留,被小伙計引領著直接到了后院。

周記的后院和前邊鋪子隔著一道院墻,中間有一個修的很漂亮的月亮門,過了這門之后就能看到一群年輕力壯的漢子正在練功,個個彪悍。

如周記這樣的大商養著一些護院也算正常,沒人會特別在意這些。

到了后邊那排房子的正屋門口小伙計就停了腳步,做了個請的手勢之后轉身就走了,孫夫人深吸一口氣,在門口輕輕說道:“弟子孫氏,求見神使。”

沒人回應,但屋門吱呀一聲開了,孫夫人臉色敬畏的進了門,沒敢抬頭看就直接拜伏下去。

“弟子叩見神使。”

這屋子不似正常客廳那樣的陳設,沒有什么主位客位之分,屋子里空蕩蕩的連一把桌椅都沒有,只有靠北居中的位置放著一個半丈那么大的圓形蒲團。

一身紅袍的神使盤膝坐在那,臉上也戴上了一張看起來讓人心生畏懼的青銅面具,和那位神座的青銅面具,似乎略有區別。

他依然沒有說話,只是伸手指了指放在面前地上的一個瓶子。

孫夫人連忙叩首,先是取出來一張銀票恭恭敬敬的放下,然后才拿了藥瓶離開,出門的時候顯然松了口氣。

孫夫人迅速回到前邊鋪子,隨意買了一塊絲品就乘車離開。

遠處的一棵大樹上,葉無坷嘴里叼著一根麻花糖自始至終都看在看著,他雖然沒有看到孫夫人在后院屋子里做了些什么,可他看到孫夫人出門的時候往懷里塞了件東西。

已經盯了兩天總算有所發現的葉無坷自然不會放過孫夫人的這種異常行為,他也對周記絲綢后院那間屋子里的人更感興趣。

其實查案最主要的手段之一就是盯人,絕大部分人總會覺得自己私底下做什么事極難被發現,可一旦被十二個時辰不間斷的監視著,哪怕是一絲破綻也會暴露他們的問題。

葉無坷沒有急著去看孫夫人從周記絲綢拿了什么,他一直等到夜里才回到林久業家中,從后墻跳進來像是回自己家一樣,溜溜達達的往前院走。

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幾天林府堂回家都比以前早了不少......

葉無坷溜達到前院的時候,林夫人正在給林久業敷藥,一邊敷藥一邊溫柔的對林久業說道:“總說讓你不要犟,你不聽勸,每次都是這樣,我多心疼?”

林久業:“是啊是啊是啊,你可真心疼,成親之前咱倆見面,吃飯你比貓吃的都少,喝一口酒就醉的不省人事,連十斤米都提不起來,成親之后你跟我說別犟,你粗通拳腳,我當時能信?”

林夫人:“現在你也偶爾不信啊。”

林久業:“我......那是不信嗎?我那是據理力爭,我這個人,不占理的時候我會跟你吵過?你自己反省一下,哪次和你吵架不是因為你沒理?”

林夫人:“又犟?”

林久業:“沒有沒有沒有,今日的傷藥好像格外清涼。”

葉無坷在門口咳嗽了一聲,林久業連忙坐直身子肅然道:“早就和府衙里的人說過了,那門口的臺階要修補他們就是做事輕慢,這一跤可是把我摔慘了,明日我回去必不能饒了他們。”

林夫人:“是是是,老爺就是待他們太好了。”

葉無坷笑呵呵的進門,放下從路上買的點心:“府堂大人摔著了?”

林久業:“不妨事,小傷而已。”

他一臉我乃一家之主的樣子,輕咳一聲后說道:“我要與葉千辦商量公務事,你就先回避一下吧。”

林夫人很乖巧的說道:“那我就先告退了,老爺和葉千辦聊正事,我去為老爺和葉千辦準備晚飯,再燙一壺酒。”

林久業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看向葉無坷道:“我在這家里,素來還是有些威嚴的。”

葉無坷抱拳:“佩服!府堂當為男人楷模。”

林久業笑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他起身親自給葉無坷倒茶:“千辦讓我去試探的事我已經試過了,我這兩日時不時就問問孫府丞到底求的什么靈藥,我只說我也是腰酸背痛體力越發的差了,他今日總算松口,說回家去問問他夫人。”

說到這他問葉無坷:“如此,會不會打草驚蛇?”

葉無坷道:“驚了也好。”

林久業道:“我與孫府丞共事多年,未曾發現他做過什么出格的事,況且他是夏侯大將軍的親兵出身,自然最守規矩......葉千辦不妨與我明言,孫府丞到底是牽扯到了什么事?真的是和舊山郡那人有關?”

葉無坷搖頭:“還不清楚,不過我猜著可能是有些聯系。”

林久業點了點頭,心中想著幸好自己和那孫府丞也沒有什么過多的私下往來,若是真查出來什么問題,希望不會牽連到我啊,一想到之前和葉無坷說過他和孫素關系還挺好,他就后悔。

“府堂對周記絲綢可有了解?”

葉無坷貌似不經意的問了一聲。

林久業道:“是前幾年才來的一家商戶,傳聞是生意做的公道所以名聲不小,對了,我記得你嫂子以前也曾去過周記,后來不去了是因為什么來著?唔......好像是一直勸她供奉什么神物。”

林葉心里微微一動。

沒多久,被請回來的林夫人就把事情仔細說了一遍。

那周記絲綢的東家原本是江南人,信奉什么宗門,說能保佑平安,勸說林夫人請一個什么信物回去供奉,還能保佑府堂大人官運亨通。

林夫人大大咧咧的性子,最厭煩這些,被勸了幾次之后也就煩了不再去,當時和林久業提過幾句,林久業也沒當回事。

做生意的人似乎多多少少都信這些,不是什么稀奇的。

葉無坷問:“供奉的東西要錢嗎?”

林夫人道:“還要錢?讓我每天在那什么青蓮臺前摯誠祈禱三次就夠煩人的了,若再要錢,我還不把那什么蓮臺直接摔出去。”

葉無坷問:“祈禱什么?”

林夫人道:“說要給我一本什么冊子,背下來,每天在蓮臺前摯誠祈禱三次就能得福報,被保佑的人能延年益壽,對了,還說什么得到神座認可的人會得到靈藥。”

葉無坷和林久業同時抬頭。

林久業道:“這事怎么你沒和我說過?”

林夫人道:“忘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

林久業看向葉無坷,葉無坷笑了笑道:“嫂子我想求你辦件事。”

林夫人立刻道:“你就直說,你讓嫂子辦的事嫂子保證給你辦的利利索索。”

葉無坷道:“明日嫂子再去一趟周記絲綢,若他們再與你說請什么東西回家供奉,你就聽聽,不要馬上就答應下來,過兩日再去他們若還說的話,你就說府堂大人確實身子有些不大好,那就請一個回來。”

林久業:“我怎么身子不大好了。”

林夫人:“你哪兒好了?這幾年......”

林久業:“不好不好不好是不好,不要再說了,是我身子不好,你去請一個回來就是了。”

林夫人道:“那我就聽無坷的。”

林久業:“怎么說話的,稱葉千辦。”

葉無坷笑道:“嫂子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就是個稱呼而已,再說我和府堂論官職,我和嫂子論什么官職。”

林夫人連連點頭:“就是!你比人家無坷真是差遠了。”

林久業:“哪兒差遠了......”

葉無坷起身道:“我還有點事要辦,夜里回來會很晚,我就直接回后院住處了,府堂和嫂子不必等我。”

林夫人:“不吃飯了?”

葉無坷道:“不餓,我餓了在外邊吃。”

林夫人:“外邊的飯菜哪里有家里好吃,我現在就去做也來得及。”

葉無坷笑道:“明早吃。”

說完抱拳告辭。

他出門時候就聽到林府堂壓低聲音問他夫人:“剛才你說我比葉千辦差遠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什么差遠了?”

林夫人:“人家把咱當自己人,你分的那么清楚干嘛?還稱呼官職,那顯得多生分?我這是在幫你,你怎么突然就變得蠢了?”

林久業:“真的只是這個意思?”

林夫人楞了一下,猛的站起來:“唉我說林久業,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林久業:“沒有沒有沒有,我就是隨口問問。”

“隨口問問?”

林夫人一把攥住林久業的耳朵直接把人提了起來:“來來來,你跟我進屋來說說,你那隨口問問到底是什么意思?林久業啊林久業,你是真的欠收拾。”

葉無坷在心中嘆了口氣,心說林府堂這日子過的也確實......難了些。

他回頭喊了一聲:“嫂子,明早想吃蔥油餅。”

林夫人拎著林久業一個腳踝從屋子里出來:“好嘞,嫂子明早給你做,你醒了直接到前院來吃。”

葉無坷揮手的時候看到林府堂抱住了門框,然后林夫人拎著他腳踝的手一發力,林府堂嗖的一聲就回屋去了。

借著夜色在大街上穿行,沒多久葉無坷就到了孫素的家外,他先是在暗影里停留了一會兒,確定沒有什么事之后才從后院跳了進去。

自從到了渭川郡,跳人家院墻的事越來越輕車熟路。

孫素的家不大,雖也是前后兩進不過后院很小,住的都是府里下人,也沒幾個。

葉無坷輕手輕腳的繞到前院,蹲在窗戶外邊側耳聽了聽。

才蹲下,就聽到一聲幽幽嘆息。

“老爺你這身子骨,也該調理好了吧,這些日子的靈藥不斷,可怎么......怎么還是這蔫頭耷拉腦的?”

葉無坷有些疑惑,不確定蔫頭耷拉腦指的是什么,再聽聽。

“老爺,要不要試試野方子?”

“試什么野方子!”

屋子里傳來孫素的聲音。

“我就是......太累了。”

......

......

【這個月,書評留言積極的前五會送無事包,盟主除了送無事包外還其他禮品,圈主會盡量準確公平的選出來,然后大家告訴他怎么收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