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文學 > 葉軍浪蘇紅袖 > 第4941章 聯手戰天尊!

天帝在宇初禁地中曾得到一塊相對完整的的道痕源石,這塊道痕源石烙印下的宇宙天地最初大道的道痕極為完善。
天帝便是開始感悟道痕源石上最初大道的道韻,借助道痕源石去追溯最初的大道本源奧義。
此外,天帝也親自去過帝道界域。
在帝道界域中,他利用自身的大道跟殘留在帝道界域中的帝道道韻產生共鳴,從而領悟到了一定的帝道大道的奧義。
在參悟這塊道痕源石的時候,機緣巧合,同時也是契合他自身大道的條件下,他悟出了帝道道源法則,開始能夠衍生出帝道道源法則之力。
這一感悟,也是天帝不朽巔峰徹底圓滿,從而突破到大不朽境的一個關鍵。
領悟出帝道道源法則,對于天帝的帝道之路意義重大,在帝道道源法則的加持下,天帝自身大道爆發出來的戰力更加強大,能夠更上一層樓。
這也是天帝膽敢對戰怒尊與狂尊的原因。
當然,由于道境上的差距,天帝心知他即便是悟出帝道道源法則也好,也是無法做到跟兩大道主對戰,還能分庭抗禮的地步。
他出手對戰這兩大天尊,以此來磨礪自身的道心跟他的帝道之路。
此時,天帝演化出帝道拳的拳勢,拳勢中大道法則浮現,絲絲縷縷的帝道道源之力爆發,演化而出的拳勢轟殺向了狂尊。
無懼狂尊法則長刀的刀勢交織而成的祭祀符文。
并且,天帝施展而出的“帝道拳”充斥著一股帝霸之威,融合了帝道的道義跟法則,冠絕星空,如一尊大帝親臨,制霸宇內。
這門拳道,乃是天帝以他此前的天帝拳跟在帝道界域領悟到的帝道道義結合起來,演化成了契合他所走的帝道之路的至高拳道。
轟隆隆!
隨著天帝與這兩大天尊的再度交鋒,種種至強攻勢、法則轟擊之下,此片星空都徹底炸裂了,無盡的能量法則接連湮滅,形成了充斥著毀滅之威的能量潮汐,席卷向了四周。
再度硬抗兩大高等道主至強一擊,天帝體內的氣血都不穩了,正在劇烈翻騰著。
圍繞其身的帝血長河也是劇烈翻涌,帝鐘上震動而出的鐘波一重重的沖擊向前,也是在幫助天帝抵擋下一些兩大天尊攻勢的余威沖擊。
“殺!”
兩大天尊再度怒吼了聲,一擊不成,他們再度出手,祭祀大道法則接連浮現,蔓延籠罩此片星空。
怒尊身后形成的法相更是恢弘巨大,在祭祀法相之力的加持下,怒尊橫掃而出的血色大锏之威更加的強大與恐怖,一道道血色锏影接連鎮殺而下,轟殺向了天帝。
狂尊的法則長刀也斬殺出了一道道血色的刀芒,熾盛的刀光映照此方天地,交織而出的刀光不斷地爆發出祭祀天地之力,籠罩向了天帝。
天帝再度催動雙道合一的大道之力,一邊催動帝鐘,一邊揮斬帝劍,同時演化出的帝道拳也迎擊而上,已經是傾盡全力的對戰這兩大高等道主。
待到這兩大天尊的攻勢一次次轟殺而下后,陡然間——
轟的一聲巨響,天帝護體的帝鐘都被震飛,他自身被數道法則長刀斬中,自身也被血色大锏震飛,口中開始咳血,就此負傷。
狂尊與怒尊兩大道主繼續朝著天帝追擊過來,就在這時——
轟隆!
整個虛空震動,猛地看到青龍圣印騰空而起,垂落下了一道道鴻蒙之氣,以著鎮壓九天十地之威朝著狂尊當頭壓塌而下。
狂尊臉色一怔,眼中目光抬起,看到了天帝的后方,原本正在盤腿而坐,恢復傷勢的葉軍浪猛地站了起來,正催動青龍圣印,朝著他當頭鎮壓而下。
天帝的出手,的確是為葉軍浪爭取到了一些恢復的時間,一番恢復下來,葉軍浪原本萎靡、虛弱的大道氣息有所提升,遍布傷勢的鴻蒙道體也恢復了大部分傷勢。
就在青龍圣印朝著狂尊鎮壓過來的時候,葉軍浪催動行字訣,于瞬息間破空而至,澎湃的九陽氣血熾盛而起,就此席卷而出,宛如一片火海,遮天蔽日。
葉軍浪自身的鴻蒙萬武大道隨之共鳴,鴻蒙法則演化而出,萬物道源法則之力爆發,直接催動鴻蒙道拳,朝著狂尊鎮殺而下。
“你——”
狂尊盯著沖殺前來的葉軍浪,他臉色錯愕,滿臉震驚,不可思議的說道,“不可能,你的傷勢怎么能恢復這么快?祭祀法則的侵蝕下,你的血肉生機居然也恢復到如此程度,這不合理!除非……我知道了,你果然是奪取到了靈海神藤,唯有靈海神藤的生機本源,才能幫助你如此迅速的恢復血肉生機!”
狂尊也不傻,看到葉軍浪自身傷勢的恢復如此迅速,立馬就聯想到了其中的關鍵點。
血翼族的祭祀符文能夠對敵人的血肉生機造成侵蝕、磨滅、祭祀的效果,別說葉軍浪只是不朽巔峰,就算是道主境強者,在祭祀法則的影響之下,自身傷勢一時半會也難以恢復。
葉軍浪如此短暫時間內,血肉生機的傷勢恢復了幾乎一半,也就讓狂尊看出有問題,進而聯想到是靈海神藤的功效。
“葉軍浪,看來殺了你還真的是一舉兩得啊!你身上的靈海神藤,本天尊要定了,殺!”
狂尊眼中爆射出了嗜血狂暴的光束,手中的法則長刀熾盛而起,面對葉軍浪迎面攻殺前來的鴻蒙道拳,他揮刀而上,斬殺出了一道道法則刀光,刺眼的刀光映照天地,覆蓋向了葉軍浪。
另一邊,天帝看了眼葉軍浪,隨后又看向葉軍浪自身浮現而出的鴻蒙萬武大道,顯得稍稍沉默,他從中已經感受到得到那一縷縷鴻蒙法則的氣息。
這時,怒尊身形一動,看著想要圍殺向葉軍浪。
“呵,當本帝不存在嗎?正好,拿你來磨煉本帝的帝道!”
天帝冷笑了聲,手中的天帝劍猛地敲擊在了帝鐘上,一聲更加恢弘浩大的鐘聲響起,滾滾鐘波以著吞沒宇宙天地之威,就此席卷向了怒尊。
下一刻——
嗤!
天帝一劍刺殺前來,一道血色的劍光貫穿宇宙星空,裹挾著兩條至高大道之威,朝著怒尊斬殺而至。